强 国

CULTURE POWER

中新社西宁4月29日电 (鲁丹阳)初夏将至,西北地区的花儿歌手们又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从初夏到深秋,西北地区每年举行的花儿会活动有一百多场。”青年花儿歌手索南孙斌29日介绍。

  图为4月17日,青海花儿歌手索南孙斌身着民族服饰在海南州举办的花儿演唱会上一展歌喉。(资料图片)中新社记者 鲁丹阳摄

  花儿被誉为“大西北之魂”、“活着的诗经”,是中国西北地区的特色山歌,广泛流传于甘、宁、青、新等省区。

  2006年,花儿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将花儿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今年35岁的索南孙斌说,“七八岁放牛的时候,我跟着同村的老人还有父亲学习了简单的花儿,那时候我们只在田间地头唱花儿,没有专门的演艺场所,更没有专业的花儿歌手。”后来经过专业的音乐学习,索南孙斌成为了青海省马俊花儿艺术团的一名花儿歌手。

  “花儿王子”马俊介绍,在二十世纪80年代以前,花儿就是民众自娱自乐、宣泄感情、表达思想的一种唱歌娱乐形式,没有人依靠演唱花儿来谋求生计。

  改革开放后,西北花儿开始进入文化“市场”。“像朱仲禄老师这样的老一辈花儿歌手,把花儿从田间地头推向了舞台,而我们第二代花儿歌手需要做的工作就是让花儿与市场接轨,走产业化发展道路。”马俊说。

  现在已是职业花儿歌手的杨全旭,十多岁时听过朱仲禄和马俊的花儿磁带。他喜欢花儿,并不断跟着磁带中播放的花儿学习。成年以后,出于机缘巧合,他进入了花儿演艺团队。

  如今,杨全旭成立了自己的花儿艺术团,一边从事花儿演艺事业,一边培养下一代花儿传唱人,“我除了教艺术团的歌手演唱花儿外,还给正在读书的孩子们普及花儿知识、教授花儿唱法。”

  随着青海省第一个花儿艺术团的成立,青海其他地区也相继成立了民间职业花儿剧院,开展文化经营活动。“花儿剧院和话剧院及电影院的性质类似,除了提供的文化产品内容不同外,经营模式是完全相同的。”马俊说。

  随着专业花儿歌手的出现和花儿演艺团队的增多,花儿登上了大雅之堂,出现了不少相关影视作品;花儿与旅游产业相融合,成为了文化旅游的重点内容,让更多的游客了解花儿。

  “西北花儿与市场接轨、与经济挂钩,才能让花儿有更加规范的发展路径,在继承与发扬‘非遗’花儿的同时,花儿也给西北地区的文化发展、经济发展增添了活力。”马俊说。(完)

[ 责编:田媛 ]

浏览量:810

西北“非遗”花儿的产业化发展之路

  • 原创音乐剧如何破壁?音乐剧《诗经采薇》破题作答

    音乐剧《诗经采薇》在原创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加入了现代音乐元素,将观众常规认知的音乐剧需要流行音乐与戏剧矛盾冲突相结合,使《诗经采薇》实现了好听、好看、好美,同时又突破了一些观众认为音乐剧是舶来艺术,很难与中国艺术符号结合的认知,在叙事结构上更加突破以往最常见的线性叙事方式,令观众眼前一亮。

    5 2019-05-09
  • 一年“盗”走60亿元,打盗版怎成“打地鼠”?——网络文学盗版乱象调查

    3.8亿名读者、1400万名作者、1600余万种作品……近年来,我国网络文学蓬勃发展,但也深受盗版之害。业内调查显示,2018年,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近60亿元,超过现有市场规模的一半。
      随着互联网和新媒体技术不断发展,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花样翻新,打击盗版就像“打地鼠”游戏,打掉一个,又出现一个。问题出在哪里?如何遏制愈演愈烈的盗版之风?

    3 2019-05-05
  • 国产纪录片的“冰与火”:爆款票房高,多数不卖座

    近日发布的《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共有16部国产纪录片上映,累计票房5.26亿。去年大火的纪录片《风味人间》,线上播放量超过10亿。自2009年以来,纪录片产业规模增长了10倍有余。

    2 2019-04-25
  • 把脉艺术电影:“让商业的归商业,让艺术的归艺术”

    从《百鸟朝凤》出品人“一跪为排片”,到《地球最后的夜晚》“票房跳水”“舆论哗然”,近年来,艺术电影的内容创作制作和营销发行频繁引发公众关注。在正在进行的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中,中外影人提出,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是有边界的,要让商业的归商业,让艺术的归艺术。

    4 2019-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