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 国

CULTURE POWER

如果说艺术是通往内心的一把钥匙,那么艺术家就是在找寻钥匙路上的寻宝探险家。有“娱乐教父之称”的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就是艺术界的寻宝专家。

王中军

王中军

王中军,1960年出生于北京,1994年获得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大众传媒专业硕士学位;同年,与弟弟王中磊共同创立华谊兄弟。1998年,王中军先生带领华谊兄弟成为首个以投资方式进入电影行业的民营公司,并于2009年带领华谊兄弟在创业板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首家上市娱乐公司。从《手机》到《非诚勿扰》,从《夜宴》到《可可西里》,白手起家的他打造了国内第一家创业板上市的民营影视制作公司,成就了华谊兄弟这一娱乐帝国。

作画中的王中军

作画中的王中军

然而,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独立艺术家。出生在北京的一个军人家庭里的王中军,自幼酷爱绘画艺术。和导演冯小刚一样,身为华谊兄弟传媒集团董事长的王中军,小时候立志考取中央美术学院(微博)。但事与愿违,最后涉足商界。然而,在商界驰骋的他,依旧放不下心中对艺术的追寻。

王中军与他的作品

王中军与他的作品

2014年11月,王中军以6176万美元(约合3.77亿元人民币)拍下备受瞩目的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创下中国藏家海外竞拍西方艺术品中的最高拍价纪录;2015年5月,他又以2993万美元(约合1.855亿元人民币)拍得毕加索画作《盘发髻女子坐像》;今年5月的春拍中,王中军更是以2.07亿元竞得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局事帖》。而对于心怀艺术梦想的王中军而言,收藏并不能满足自己的艺术追求,只有重拾画笔才能寻找到往内心的一把艺术之钥。

梵高《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

梵高《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

可以说,王中军的每一次画展,现场除了艺术圈的收藏家、艺术家、画廊主等人出现,其中还不乏商界的知名大咖,以及冯小刚、徐帆、黄晓明、宋丹丹等著名导演和演员友情捧场。他的画作已经有了不少收藏者,包括于明芳、马云(微博)、史玉柱、曹国伟(微博)等知名企业家,也有张国立、宋丹丹、汪峰等娱乐圈人士。

王中军与马云

王中军与马云

近日,王中军个人画展“心驛”在言午画廊亮相。呈献了这位最会画画的“boss”在艺术道路上的探索与实践,让观者聆听到画面背后驿动的心跳音律。

王中军《2016黑色人体3号》

王中军《2016黑色人体3号》

有些艺术家喜欢在画布上慢条斯理地描摹内心的暗涌,有些艺术家则是酣畅淋漓迫不及待地击中观者的内心。王中军应该是属于后者。《2016黑色人体3号》中从形的追摹猎取,到态的从容过渡,对多重边线的处理,不但粗细收放自如,自由穿梭,毫无边界顾及,笔触疾走如飞又能同时兼顾宽如扫帚细如发丝的各种线条。

王中军《无题2017》

王中军《无题2017》

艺术是容不下单向思维的壁垒的。当视觉艺术的审美摆脱了单体单向的思维局限,敢于打破常规时,才真正开启了艺术探索的道路。王中军的艺术探索之路,可以说是从具象到抽象,又从抽象走向无象。《无题2017》中,红色的背景,没有章法却充满情绪的线条,每一次落笔,每一处横转曲折,都是王中军的一次突破性挑战,都在无象中表达画者内心的声音。

王中军《群体的寓言 no35》

王中军《群体的寓言no35》

在这位娱乐大亨的画作《群体的寓言no35》中,形与色逐渐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他笔下的线条,仿佛不知从何而来,亦不知奔往何方,没有任何词汇或寓言能准确表示其图形的意义,只是在观者长久地驻足中,慢慢打破了一直以来人们习惯的各种抽象表述。

王中军《披上美好的想像#2 Covering the beauty fantasy #2》

王中军《披上美好的想像#2 Covering the beauty fantasy #2》

“这种不可控制的结果和美,对我来说吸引力很大。”王中军凭着自己在收藏中对艺术的理解,指引着内心追寻艺术,也从而走向了抽象无象的艺术道路。也许正是因为这种迫不及待,这种势如破竹的创作手法,让在商界纵横捭阖的王中军,在作画的宣泄中直指内心,找到了通往内心灵魂的那把钥匙。

王中军《裸女》

王中军《裸女》

王中军《温哥华白石镇》

王中军《温哥华白石镇》


浏览量:810

从娱乐大亨到独立艺术家 他的画曾被马云收藏

  • 原创音乐剧如何破壁?音乐剧《诗经采薇》破题作答

    音乐剧《诗经采薇》在原创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加入了现代音乐元素,将观众常规认知的音乐剧需要流行音乐与戏剧矛盾冲突相结合,使《诗经采薇》实现了好听、好看、好美,同时又突破了一些观众认为音乐剧是舶来艺术,很难与中国艺术符号结合的认知,在叙事结构上更加突破以往最常见的线性叙事方式,令观众眼前一亮。

    5 2019-05-09
  • 一年“盗”走60亿元,打盗版怎成“打地鼠”?——网络文学盗版乱象调查

    3.8亿名读者、1400万名作者、1600余万种作品……近年来,我国网络文学蓬勃发展,但也深受盗版之害。业内调查显示,2018年,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近60亿元,超过现有市场规模的一半。
      随着互联网和新媒体技术不断发展,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花样翻新,打击盗版就像“打地鼠”游戏,打掉一个,又出现一个。问题出在哪里?如何遏制愈演愈烈的盗版之风?

    3 2019-05-05
  • 国产纪录片的“冰与火”:爆款票房高,多数不卖座

    近日发布的《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共有16部国产纪录片上映,累计票房5.26亿。去年大火的纪录片《风味人间》,线上播放量超过10亿。自2009年以来,纪录片产业规模增长了10倍有余。

    2 2019-04-25
  • 把脉艺术电影:“让商业的归商业,让艺术的归艺术”

    从《百鸟朝凤》出品人“一跪为排片”,到《地球最后的夜晚》“票房跳水”“舆论哗然”,近年来,艺术电影的内容创作制作和营销发行频繁引发公众关注。在正在进行的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中,中外影人提出,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是有边界的,要让商业的归商业,让艺术的归艺术。

    4 2019-04-17